石家庄日报社数字报
更新时间:2019-10-10

  邹同大学时期开始做鲜花生意,从路边摊一步一步升级,开过淘宝花店、花艺工作室、实体花店,一直到现在的众筹花店——花店的投资人是“花粉”,还是高频度的鲜花消费者。

  到了2016年1月,邹同开始做新的尝试,“我们给用户画像,用户在我们这里被称为‘花粉’,我们向‘花粉’输出鲜花,还输出美文和热爱,我们和用户之间一直是互动的,互动能带来越来越精准的用户画像,她们是谁?最需要什么?我们能做什么?”

  其实啊,鲜花市场是有“痛点”的。邹同说,鲜花比蔬菜对生鲜的要求更高,如果蔬菜要求的是新鲜,鲜花则是娇艳欲滴。如何做到娇艳欲滴级别?用户刚好需要,你的库里刚好进来货,又可以快速派送出去,既能保证流动性,还不能有大的库存,因为鲜花的损耗率太高。这就需要用户画像和数据,数据从哪里来?传统的实体店很难做到,精细化管理的库存是第一个痛点。另外,实体花店对花艺师要求蛮高的,但高水平的花艺师不一定懂销售;懂销售的不一定懂互联网,懂互联网的不一定懂管理。这是实体花店的第二个痛点:非常依赖有水平的花艺师,基本上是传统模式销售,靠用户存量等客上门。

  反复分析用户和市场后,邹同决定做不同——它是这样一个花店,基于供应链和互联网,定位于中高端。其实,近些年在互联网鲜花领域,已经有多位拿到投资的创业项目。“花加”是一周一花,主打日常用花;roseonly定位于高端、礼品花。“中间,给我们留了一个区域,中高端的日常用花和礼品花。”

  一直努力的人会非常幸运。在北京时,邹同的团队常去清华大学的X-lab做花艺表演,有时候也去蹭课,当她有创新想法时,得到了X-lab的支持。X-lab是清华大学面向各院系、校友提供的创意、创新服务平台。在这个平台上,她的创意、思路、商业模式得到了完善。去年,她的“花样生长”甫一面世,自带光环的项目便与众不同。

  “我们的产品面向京津冀提供快递服务,有DRY花和礼品花两种。前者偏重日常用花,用我们的专利‘充气密封包装’配送,后者定位于礼品解决方案。”邹同说。“现在线下用户和线上用户几乎平分秋色,我想到了明年,线上用户可能会有大幅增长。”

  鲜花是一种极其注重用户体验的消耗品,越是高端用户,越注重用户体验。为保证用户体验,邹同说团队在供应链方面发力最多。“在选品上,宜脱水、变形的鲜花,影响用户体验,排除掉,尽管自己的专利包装技术能极大地避免花瓣碰撞,但仍然将它们排除在外;其次是花期的长短,花期较短的排除在外,这是选品上的考虑。在供应链上,已经达成与原产地多家直供的协议。最关键的还是库存的控制。所以我们自己做了一套用户系统,通过多年数据积累,将天气、收花人的年龄、性别和鲜花的品类、颜色、包装风格进行分类,并自动匹配。用户只需要告诉我们大致年龄、性格、偏好,店员再根据系统自动匹配结果,【财经快讯】2019年9月6日,能快速配出符合收花人风格的花束。”

  邹同说,用户产生的数据正在越来越精准地帮团队做运营参考。“我们有一个预包装环节,这个环节在总部完成,并考虑了损耗,之后将它录入后台,再结合用户的大数据,解决了进货环节的标准化,进销存一目了然。”而这一切,进一步完善了可控的有弹性的供应链。

  这就是邹同的做不同。与其说她是开花店的,不如说是做供应链的。“我们热爱,所以不停地与用户互动,不停地改进我们的供应链,让它越来越标准化、精细化,让到达用户手中的每一支花娇艳欲滴。”